中级学习
中级学习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交易平台 > 中级学习 >
一空到底!交易大师这次赌上职业生涯也要做空它
2019-05-13 09:34
 
他算得上是交易界一个另类的存在,连续七年做空同一资产,依然屹立不倒。每个人都说他错了,他却说这样才是最好的投资。
 
一空到底!交易大师这次赌上职业生涯也要做空它
 
经营着伦敦豪斯曼资本管理公司(Horse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罗素·克拉克(Russell Clark)可谓是对冲界的空头大师。
 
过去几年,他的策略和主流交易策略大相径庭。在大多数交易员都认为股市会继续涨时,他已经连续七年做空股市。当今各国纷纷实施超低利率,央行大幅干预经济,克拉克的空头策略也曾给其对冲基金造成了惨重的损失。过去三年中,每一年倒闭的对冲基金比新开设的还多,而克拉克却坚持认为股市崩盘近在眼前。
 
今年股市强劲的势头无疑考验着人们对克拉克的信心。第一季度,标普500指数攀升13%,豪斯曼公司亏损15%,客户们纷纷撤资,该基金的总资产在过去两年减少了一半,仅剩6.9亿美元。那么,他会不会算错了呢?他最近在外媒的采访中说:
 
“如果我错了,那这次采访就是我的谢幕演出。但是如果我没错,那其他人就得吃苦头了。”
 
克拉克十分坚定,即便在长达十年的牛市之中,他的逆向思维也丝毫不变。自从2013年开始,他就一直净做空股票,并赚了不少钱。2012年后,标普指数每次暴跌,豪斯曼都赚得盆满钵盈。去年12月,标普指数遭遇2009年初以来的最大抛售,而豪斯曼的基金则大涨13.5%。不过这几年,他的对冲基金则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着暴涨暴跌,一个月内涨跌幅超过5%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但克拉克依然在坐等股市崩盘。
 
在克拉克看来,去年十二月的大抛售、密集交易和低交易额标志着市场很快就会崩溃,这对他而言当然是利好。他在今年一月写道:“一切就绪,市场过度自信,好戏很快就会上演。”
 
除了股票,克拉克不看好的资产还有很多。在当下的市场里,大家都扎堆押注美元会上涨,油价连番上涨更使美国页岩油公司变得炙手可热。然而,克拉克已经做了好几笔美元空头押注,他也很不看好美国页岩油公司,认为这些公司是“烧钱机器”,只会产油却不懂赚钱。他还认为自动赎回票据(一种与股票挂钩的复杂证券,目的是为卖家带来稳定收入)会崩盘,波动性会大涨。他说是那些迫切希望获得收益的投资者疯狂涌入自动赎回票据市场,造成了股市波动性虚低。他说:
 
“这样完全不可持续,结果必然不会好,我以前也见过两三次这样的情况,现在应该快到转折点了,所有人都在做同样的交易。”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他的战略。汇丰资产管理公司的前高层Rob Hawcroft就说:“总体来看,他赚了不少钱,也有很多人看好他,但是他的基金对我们而言波动性太大了。”
 
科利尔布克全球顾问公司(Clearbrook Global Advisers)首席投资官Tim Ng也表示他撤出了克拉克的基金。他说:
 
“长期亏损和月收益的巨大波动一直在拖累我们的投资组合的总体收益,因此我们也退出了。”
 
克拉克真算得上一个另类,他的名字在投资界并非家喻户晓,但在对冲基金领域,他算得上是个明星。去年,他接受Real Vision网站采访的视频成了年度大热,而他的投资生涯更可谓是充满传奇色彩。
 
克拉克是澳大利亚堪培拉人,2000年,他大学毕业后在悉尼做瑞银集团的实习生,看到朋友靠着科技股的日间交易发家致富,他觉得非常神奇,于是把自己前几个月的工资用来买了五支互联网公司股票。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当时科技泡沫破裂,他的四支股票血本无归,还有一只也贬值一半。
 
这样血的教训让克拉克做起了职业逆向投资者。他2002年来到英国,却差点被拒绝入境。当时,他成为瑞银正式员工后,被派往英国一家子公司任职,负责新兴市场业务。结果在过海关的时候,海关人员觉得他的工资太低,不让他入境。后来,幸亏克拉克告诉海关瑞银集团会承担他的房租,这才成功入境。
 
到2006年,克拉克的财富开始增长。当年,豪斯曼资本公司向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创建一个新兴市场对冲基金。不久后,他职业生涯最大的转折点在2009年到来。当时,一手创建豪斯曼公司的约翰·豪斯曼(John Horseman)因为金融危机后公司的对冲基金净资产暴跌25%而辞职。于是公司合伙人商议后,选择任命克拉克来担任豪斯曼全球基金的新经理,于是他在2010年1月1日正式上任。
 
克拉克上任之初,日子并不好过。由于客户在公司管理层变革之后纷纷撤资,他从约翰·豪斯曼手中接过的32亿美元基金在两年内缩水96%。到2011年,豪斯曼公司已经出现运营困难。于是,2012年,克拉克认为如果不做空头,那就对不起客户向对冲基金支付的高额费用。
 
2013年,标普500指数大涨30%,而巴西股票则出现下跌,他通过做空巴西股票赚了一笔。他接着做空全球化肥公司,大获成功,一些股票多头也回报不菲。那一年,豪斯曼公司大赚19.2%。2014年底左右,油市暴跌,克拉克的石油空头正中靶心,直接让其对冲基金在当年上涨12.6%。2015年,油价继续下滑,克拉克的石油空头和债券多头让豪斯曼公司增值20.5%。
 
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的惨败让克拉克美梦破碎。当年年初,客户们还排着长队等待加入他的对冲基金,然而到16年底,豪斯曼公司却大亏24%,此后的两年,客户也不断撤资。
 
克拉克几乎把他的所有资产都投入了豪斯曼基金,他眼光放得很长远。在2009-2018这九年间,他的资金池增长了61%,远超所有对冲基金平均35%的收益率。他认为艰难的时光反倒是机会。他说:
 
“我好几次从人生巅峰跌入低谷,通常外界对你评价最差的时候,就是投资的最佳时机。”
 
现在,相比起单个经理人,许多投资者更希望由专业团队来为他们制定投资战略。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没有耐心和信任,便很难坚定跟随克拉克。德国Feri Trust GmbH的对冲基金投资主管Marcus Storr说:
 
“克拉克的基金,生死命运全掌握在他一人手中。每位投资者都应该明白,他的表现主要靠的是定向投资思路。”
 
因此,如果有人认为克拉克会改变方向,那就太天真了。克拉克自己也说:
 
“其他经理人都希望保持看涨的态度,几乎人人都会说‘总有市场在涨’,而我的观点则是,总有市场在跌。”
 
上一篇:从24岁开始,他坚持了一辈子的这件事火爆全球 |
下一篇:股票交易平台:跌势中抢反弹的基本点

合作媒体

合作银行

合作伙伴

8喜投资 保留所有权利 All rights reserved